尘叶子的生命里有只可爱的蛋黄

all铁,主盾铁,贾尼,罗路不拆不逆
目前蹲在星猫坑,牛妮,风星,牌卷
小英雄全员吹,切爆本命,轰出胜也吃

飞往深渊唤醒爱(上)

→除了伤者能看见伤口外,无人能见到
→伤口如果第一天没能结痂,那么就会持续五天不结痂,每天飞出一只黑鸟,每只黑鸟带走一部分记忆,第五天的最后会被五只黑鸟吞噬尸体,不留下一丝痕迹。
→飞出白鸟后,原有的黑鸟融入白鸟,才能恢复记忆
→胡编乱造一种外星人,蒂亚依星人,语言与地球语系相似,拥有翅膀的一种鸟系外星人
→连心戒,Tony的发明,一方死亡,两枚戒指消散。吵架,冷战,戒指变无尽黑。
→灵献,瓦坎达的一种仪式
→队三后,复三前
→好吧,我知道我很啰嗦了
→最后一条
→这是点梗,二鸟我对不起你,拖了这么久还只写了三分之二

“Tony!Tony!醒醒!醒醒!”
是谁,谁在喊我……

“Tony!Tony!”
谁?好熟悉的声音……

“把Banner找来!快!”
Nat?

Tony睁开眼就被吓到了,默默地揉了下太阳穴。“Nat,你这……唔,恕我直说,这发型很不适合你,感觉我就是被你吓醒的。”

Natasha拨弄了一下她的白发,非常无奈,她已经不止一次听到这个评价了。“Tony,你应该想的是,如何解释你在实验室第三次晕过去,你是不是没按时吃饭?”
“Friday,麻烦告诉一下你Boss上一次吃饭的时间。”
“13个小时以前。”
回应Friday的就只有一片寂静。

“Tony·Stark!你能不能再对自己上点心!”Natasha把Tony拽起,拉到跟前,“不就是个混蛋Rogers吗!你手上的戒指已经变黑了有多久你不知道吗?说明他没有想跟你和好的念头!”暴怒的Black widow 可不能惹,她绝对会把你生吞活剥。

Tony没有挣脱,就这么往旁边一甩,“哐当!咚!”实验桌上的物品被Tony一扫而空,他狠狠地捶了下桌子,咆哮道:“我的事情不用你管!”

Natasha松开手中的衣服,Tony跌坐在地,她盯了Tony一会,闭上眼,再看一次,无奈地离开了。
Tony被Natasha一阵斥骂后,脑子出现了短暂的空白。他自己很清楚,他什么都明白……
可是,为什么偏偏是这个时候……

“Boss,没事吧?为何要对——”
“静音。”
其实Tony并不是饿晕在实验室里的,而是因为被一只蜂鸟大小的黑白鸽子给啄伤了,晕之前吩咐过Friday保密……他实在不想让别人为他担心了。
Tony抬起左手,那道伤痕恰好在手心中央,在Tony的注视下,飞出了一只黑鸟,稳稳当当地落在一旁的支撑物上。
Tony扶了扶自己的下巴,把嘴合上,慢慢地观察那只鸟儿。他可从未看见过从伤口中飞出鸟的“奇景”。他在桌上随手翻出纱布做了个简单的包扎,又让Friday给这只鸟做了个检查。就是一只鸟,真真实实的鸟。

“Friday,让Nat找一找和我相似的病情,别让她知道是我受伤了……我……”Tony拿起咖啡泯了一口,凉了。顿时对咖啡没了兴致,然后在实验室的沙发上坐了下来。他现在的心情忐忑不安,又似乎夹杂了点焦躁。
Tony在沙发探寻着,这里有个他的小秘密。“嘿,摸到了,我的小记事本!”Tony直接跳过黑乎乎的那几页,在干净的地方开始了书写。

Day1
Oh,我貌似得了一种绝症,没记错的话……期限在五天……希望Nata查回来的资料,并不是我知道的那种病。
这真是一种非常神奇的“病”!居然还能从伤口中蹦出鸟,真真实实的一只鸟!初步怀疑这是外来病毒,地球居然还有外星人居住吗?这得查一查了。
见鬼!……我,还能活多久……五天吗……应该也够了吧。
嘿,最后的五页纸,让我一天一张吧,我会让Friday转交给他的……Nat说的对,我也应该学会放下……

“Nat,你找到那份资料了吗?那蛮重要的。”这次Natasha终于在餐厅见到了Tony,没有过多的表情,只有简单的一句问候,放下了资料Natasha就转头走了。
“Friday!你看见了!连Natasha都不愿意理我了!到现在还有谁关心我吗?”Tony气愤地捶打桌子,些许咖啡被震出杯外。
Friday楞了一下,“有。”
“Friday!你刚才犹豫了吧!停顿了一下吧!”

“一个商店的收银员,被鸟啄伤后,伤口没有治愈,据其家人反映,死的时候被五只鸟吞噬得一干二净……”Tony看着这份资料,脸色凝重起来。
“Friday,你说,我会不会也是这样……死无全尸……”
“Boss,放心吧,不会的。”
“不会的。”

“嘟——嘟——”
“Friday,那是什么声音?我不能安静地升级机甲了。”Tony说着,没有停下他的动作,拿着电笔和螺丝刀在实验室里停停走走。
从窗外进来的阳光打在他的脸上,疲惫而认真的眼神在跳动,闪烁。
“Boss,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个好消息。”
“什么?”Tony停下了手中的动作,抬起头去看Friday。
“Steve·Rogers的电话,boss,接听吗?”
听到这个名字的Tony忍不住颤抖,那天的噩梦还一直萦绕在他的脑海。手机在桌子上一声声地震动,Tony呼吸的节奏也似乎与铃声逐渐同步。发白的嘴唇也没能说些什么,擦去冷汗,Tony尽力把心情平复下来,“接听吧……Friday?”没有想象中的声音,铃声也依旧嘟嘟地响着。
“Boss,请恕我直说,Steve·Rogers真的穷爆了!我不屑于去接听那台‘老人机’!Boss,我真的很抱歉。”
Tony无奈地笑了笑,拿起那台手机,眼中暗流涌动着,“Friday你可越来越像你的Jar老哥了,可能再也不是我单纯、可爱的好女孩了。”
Friday没再出声,但这个行为似乎在控诉Tony。
她生气了,或者说是吃醋,她可不是Jarvis。

Tony最终也没能接听Steve的电话。对Friday的解释是时机未到,“等我见到那混蛋的第一眼,我就打爆他的牙!”

Day2
今天Steve那混蛋给我打电话了!OMG我真的很想很想按下接听键,但是……我不能。今天飞出了第二只黑鸟,还剩三天……
Steve·Rogers,要是你能看见我的笔记本,看到这里,请将你自己的牙齿揍下来!我绝对会在奈何桥上看着这场好戏的!
还有,帮我向Clint和Wanda道歉,他们明明不该有这样的遭遇……噢,好像还有只小蚂蚁的吧,同样帮我道个歉吧……

Tony放下了笔记本,转过身就去研究那两只黑鸟了。他大胆的伸出手去触摸它的羽毛,Tony眼中的场景慢慢变化,当画面稳定下来后,他发现自己用的是第三视角去回忆自己的过去。

画面是Tony和Steve刚交往的时候。Tony这才发现,倒着咖啡的Steve在深情地看着自己,他只要一个抬头,就可以沉入那片深邃的海。
他发现了Steve的画本都是自己的身影。
他发现了Steve对自己处处细微的关心举动。
他发现了Steve看着自己睡觉,眼眶慢慢湿润。
他发现了,Steve是有多么爱他。是有多么的珍惜他。

Tony颤抖着手,他想再摸摸Steve的脸。

顷刻间,Tony看到的是实验室的落地窗。眼泪早已在眼中打转,还一时不时地涌出泪,流过他受伤的脸颊。
没有犹豫,他又去摸另一只黑鸟,眼中的场景再次变幻。

“Tony,我回来了。嘿,笨笨小家伙,你的主人呢?”
“Howard……”原来这次是Howard吗?
Howard把手中的购物袋放下,小跑进入了Tony的房间。
当时赌气不正眼看Howard的Tony,没有注意到父亲头上的白发和父亲眼中的爱。
冷态度对待Howard,让父亲有种挫败感,这估计是少年时Tony心中的一个小得意。而他现在只感受到无尽的心酸。
Tony仔细盯着Howard的白头发,眼泪再一次涌出,就好比关不上的水龙头。
“父亲……”

在Tony出现短暂的呆滞后,Friday扫描了他的身体,却只有情感跌宕起伏的波动,这让Friday感到不安,boss看到了什么?

“Boss,醒醒。”她努力让自己的语气温和下来。
“Boss。”
“Boss。”
“Boss。”
“Boss。”
“Boss。”

Tony并没有醒来,当Friday第十五次试图叫醒Tony,且都失败的时候,她把Natasha请来了。
“Miss Romanoff,请帮助Boss!”

Natasha二话不说,一个手刀往Tony的颈后砸去。Natasha在Tony落地前接住了他,随即Tony被Natasha以公主抱的形式,抱回了自己的房间。
“Friday,把这个公主抱发到我手机上。”Black widow露出了一个微妙的笑容。

当Friday再次扫描过Tony的身体后,已无大碍。Natasha倒是疲惫地帮Tony盖上被子,你问为什么疲惫?Tony从西伯利亚回来后,不断吃甜品,不吃成个胖子才怪!

就当Natasha要发问的时候,她的眼光瞄到了窗外。那只像鸟一样的外星人穿过了窗,手上的真空罩困着那只黑白鸽子。
“我并没有任何恶意,请相信我。”它发出了嘶哑的声音。
而Natasha在Friday的解释下,放下了枪。
“所以,该怎样救他?”Natasha抱着手臂,俯视着这个外星人。
外星人将翅膀收起,离地面还有一尺的距离。“自杀。”

评论(6)

热度(1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