尘叶子的生命里有只可爱的蛋黄

all铁,主盾铁,贾尼,罗路不拆不逆
目前蹲在星猫坑,牛妮,风星,牌卷
小英雄全员吹,切爆本命,轰出胜也吃

老大叔们


“快传球!这里!”

“快追上去!别让他进球了”


苏倾静静地躺在椅子上,看着那群孩子进行蹴鞠比赛。“怎么?躲到这儿来教小屁孩了?这可不像你啊。”

憔悴的样子,双目无神,胡子拉碴,没有修剪过的痕迹。他张了张嘴,说不出什么。黎颢一把夺过他手中的酒,自己咕咚咕咚地喝了下去。擦拭了嘴角残留的酒滴,亦又说:“

别躲了,花生还是会找到你的。虽说这档子事是你俩之间的,但也别怪我插手过问了。”


苏倾猛地起身,拍了拍身上的尘土。抢回了酒壶,对嘴喝了下去。“那就告诉他,我在映日湖等他。”


“真是的,冷战了还得让我来调解,明明都那么大年纪了,好好恩爱的过日子不好吗?真愁人!和好后要死死宰一顿!”黎颢愤然地抱怨,从草地起身就走,又不放心地回头望了一眼。

余光看到那群孩子,黎颢似乎有些惆怅。果然,还是想要个孩子的吧。


他离开了这里,回到少林,告诉齐华生他心尖的人儿在哪。

隔天,苏倾就侧躺在映日湖边的草地,拿着大酒壶,树上还吊着一个傀儡,那是齐华生的模样。一枚暗器从他手中射出,准确无误地击中傀儡,似乎这一击只是个习惯。也没等多久,齐华生的身影出现在苏倾眼中,看着花生眼中的担忧,苏倾心中有点小雀跃。


但仔细一看,华生身上占了些许鲜血。苏倾的心突然揪了起来,他面不改色,把头别开了。问:“遇上仇家了?看样子没什么事……说吧,寻我何事。”

华生似乎松了一口气,还好,他无事。他慢慢靠近苏倾,嘴巴嘟起,摆出一副伤心欲绝的样子。“苏倾!你是不知道那群人的可怕啊呜呜呜!他们都快把我扒光了!我的贞洁不保了!”


苏倾翻了个白眼,也不插嘴,任他继续哭诉。“苏倾!你理理我啊!”苏倾倒是理了齐华生,他一把掐住花生的脸,狠狠地骂了一番“齐华生!你特么都快年过半百了!别那么幼稚!就你的实力,还有谁能把你扒光,说话不打草稿,干脆闭嘴吧!”


说罢,苏倾细细打量着花生,身上似乎没有什么伤,“还有,把你的胡子剃干净,一身血味,臭死了!”苏倾又移开了视线,华生虽然很失落,但还是看见了爱人担心的神情。心中稍稍放松了。


恰好苏倾在映日湖建了间小房子,华生还能在里头梳洗一番。等华生再出来时,已是一位潇洒的公子,而不是刚才的鲁莽大叔。苏倾也在暗中咂咂嘴,为什么同样都快半百的人了,这秃驴还能这么保鲜,真让人不爽。

“苏倾~”这一声让苏倾鸡皮疙瘩都起来了,“打住!咱们还在冷战中。有事就说,没事就滚蛋,莫老挨老子这。”


“我们养个孩子吧!”


苏倾有点不可置信,当他提出这个的时候,齐华生是坚决地反对,就连他离家好几年,华生也没有来找过他。如今突然上门,居然是开窍了?还是因舍不得而选择妥协。苏倾从他脸上得到了答案。


华生很肯定自己的意见,就如同当初,华生挡在苏倾面前一般,推不倒,移不动。


苏倾离家多年,如今见到爱人,而爱人的眼神是那样的闪烁,那样安心,他又怎么不会激动呢。他扑向了华生,准确落入怀中,多年的熟悉感上来了。


“……胡子好扎……”

“欠揍直说!”苏倾已经把眼泪憋回去了。


等苏倾收拾好家当,离开时,已经傍晚了。两个老大叔就拉着手儿,往家里走。时不时打打闹闹,惹得旁人注意。在两人脸上看得见岁月的痕迹,却不见两人感情的衰退。


“要个男孩还是女孩?”

“女孩!女孩!齐华生你别反对!我才不要三个糙汉子一屋!”


评论(3)

热度(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