尘叶子的生命里有只可爱的蛋黄

all铁,主盾铁,贾尼,罗路不拆不逆
目前蹲在星猫坑,牛妮,风星,牌卷
小英雄全员吹,切爆本命,轰出胜也吃

夏日里的噩梦

算日后长篇的番外?



骄阳似火,日光的霸道使得人们躲在家中,不愿出门。在禅房里的易寒寻打了个哈欠,夏日总能让他犯困。他回头看向门外,似乎感觉到什么。
起了身,拍怕袍子,拿起禅杖就告别方丈。“今天说好的,去寻他。”

来到暗香一带,以往阴沉的气氛都消散去。暗香终于能看见蔚蓝的天空,放眼望去,原本阴沉沉的一些地方,都变得一片翠绿。
等等,一片翠绿?就算易寒寻有着七秒记忆,他也能够记得暗香的土地种不了蔬果,只有兰花能幸存。那么这些是?
他走近了那一片翠绿,蹲下身仔细察看。是成片的小叶芹,易寒寻脸色顿时沉了下来,暗香难道是要靠卖菜为生了吗!那故故怎么办!
就当易寒寻要起身时,有暗香弟子出来了。
“喂,那边的秃驴,做甚!别想偷菜!”
这一声吆喝差点让易寒寻蹦了起来,便开口骂道:“谁会偷这里的菜!都不知这里面是否有毒,暗香这是准备害人吧!”
“去去去,这是咱们菜香门派的派花,不容得你侮辱!而且暗香是什么东西,秃驴就是秃驴,孤闻寡陋。”
“……”那还真是抱歉,是贫僧孤闻寡陋了。
“那,能能否请施主帮忙叫故生情到此地,与小友一叙?”话刚落音,易寒寻对上了那位暗香弟子的脸,脸色更不好了。暗香变菜香就算了,为啥连人都变成了小叶芹!!
身身身为佛家人,理理理应降妖除魔渡恶人,但贫僧实实在下不去手啊!小叶芹太可怕了!
暗香弟子翠绿的头发随风飘扬,不知何处长出来的眼睛翻了下,鄙夷着这位秃驴。
“你且等着,我去喊故师弟。”
就这样,易寒寻三观崩了后,在烈日炎火的天气下,等了一个时辰。

“今天那么有兴致来找我吗?”不冷不热的声音及时响起,易寒寻觉得自己热得都快融化了。
“故故——”易寒寻回头的速度堪比翻书,然而下一秒他后悔回头了。
“鬼啊啊——”这一回头,吓得易寒寻把技能通通放了出来。
故生情又怎么可能被他打倒呢?一个后翻,隐身,扫腿,易寒寻就已经倒地了。
故生情抬手将兵刃准确地插在易寒寻脖子旁的泥土中,半跪在他身边。
“怎么,我的样子你居然还能忘?是太久没切磋过了吧。”故生情面色凶狠,与他菜绿色的“脸”不相符合。
“啊……太弱了。”故生情认真一看,秃驴晕了。

“啊啊啊啊啊啊鬼啊——”
“咚——”
易寒寻被疼痛拉回了思绪,庙里的天花板,依旧那么灰。
“臭孩子,诵经居然还能睡着,罚你再读两个时辰!”
一个鲤鱼打挺,易寒寻站了起来,望了四周,清楚了现在的状况,是他做噩梦了。
“方丈!您用禅杖打我!?不行不行,方丈,我还有约会!”
“闭嘴!不准!”

“易寒寻你说啥!”故生情的刀已架在他的脖子上,易寒寻只能高举双手喊冤。
“菜林!你特么才变成,小·叶·芹!”荼靡乱舞已经放出,想收回也是不可能的了……

评论(2)

热度(8)